硅谷拥房族:有没有钱都要“抢”房 下手准余生不愁

2017年11月15日 16:22  来源:中国新闻网

导读:美国《世界日报》文章称,和美国硅谷人聊天,总会扯到“房市”。53岁的田又青1990年代赴美留学取得博士学位,和太太两人原本都是台湾的大学教授,为了两子女的教育,2013年一家四口移居硅谷至今。

中新网11月15日电 美国《世界日报》文章称,和美国硅谷人聊天,总会扯到“房市”。几乎每个硅谷人都有一肚子起伏跌宕、五味杂陈的租屋、买房故事。随着高科技巨擘的进驻,抢房战越演越烈,来自全球各地的人才带着勇气和“银弹”冲锋陷阵,先驰得点;后到者,财力雄厚的或仍可攻城掠地,但更多的是望着薪水永远追不上的房价,在枪林弹雨中奋力找寻容身之处。

  硅谷山景市一处出租公寓。(美国《世界日报》许惠敏/摄影)

2003年带着一家四口从新泽西州转进硅谷的孙麦可,因为换工作而卖掉一百多平米的独立屋,带着卖房所得的30多万元(美元,下同)到硅谷,“比我东岸房子小且老旧的房子,当时要卖到六七十万”,想等房市冷却再进场的孙麦可租房等时机,下海几次铩羽而归后,只能买得起连栋屋。

孙麦可2012年看上一栋110万的房子,两夫妇一咬牙出价130万元,“送出offer后太太一整晚没睡,不是担心买不到,而是担心买到了负担太高供不起,第二天一定要我撤回offer。”两天后联络卖方经纪,“140万已成交,白担心好几天。”

几番追赶后,五年前加入苹果计算机的孙麦可,2014年在库帕提诺(Cupertino)非顶尖学区以不到百万的价钱,“抢”到一户连栋屋;133平米的空间对一家四口相对局促,但至少结束了11年的租房生涯。

53岁的田又青1990年代赴美留学取得博士学位,和太太两人原本都是台湾的大学教授,为了两子女的教育,2013年一家四口移居硅谷至今。

投资赚了些钱,又有父亲的资助,田又青因在硅谷的弟弟介绍,2010年趁着赴美开会借道硅谷,一口气在巴洛阿图买了两间建于二战后的Eichler式独立平房,四房二卫,“当时一户约127万,现在已涨到225万。”田又青庆幸自己下手明快,才能和太太中年引退,如今一户自住,子女就读明星高中,另一户外租,每个月就有6500元的收入。

过去三年,田又青这个新移民看尽本地人对硅谷的爱恨交织和难分难舍,发现搬离硅谷的主要是老人,“房子卖了,赚得的一半在便宜地方买个窝,一半用来环游世界。”

至于硅谷新移民高薪族,多半被工作牵绊,买不起只好搬至更远的地方,成为硅谷交通恶化的主要原因。

( 编辑: 小娜 )
底层广告
重庆手机台 掌上重庆